提莫

all壳
alln
我这人满脑子都是肉文和上分
求求你们给我这个小作者一点爱心和大拇指吧

我就是想写这个!想写想写!!想写!

1

鬼怪风,全文自己的私设

QWQ

“你听说了吗…那个C班的人,前几天失踪了…”
“我知道我知道!他这是被某些东西给…”坐在课桌上神采奕奕的男生捏住自己的脖子,摆出了个鬼脸。
“呀!你不要瞎说!”他身旁几个涂着指甲油的女生装出一副被吓到的样子娇嗔道。
“学沇你说这是不是真的呀?”

午后的阳光撒在被叫做学沇的男生的肩上,他从书中抬起头勾唇温声回答:“抱歉。我并不清楚这件事。”
那女生看着车学沇的笑容,脸上浮出了些许红晕,微颔首撇开视线。

高中的课程属实繁忙,一天下来至少要到晚上8、9点才能放。住宿的直接把书包往背上一甩,哼着歌和舍友一起回宿舍。而走读生就有点辛苦了,私立学校附近有个大楼废弃了时常有人经过那里说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脏东西。但这个地方盛行灵异事件,时间长了也没人去在意了。要说为什么不离开这里搬去别处,城里是整个国家管的最松的地方,就算一个十岁大的毛孩裤子里踹个手枪大家都当是家常便饭,但也就是因为这样政府只要搞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都往这个城里放。

车学沇看着窗外已经完全黑掉的天空,在心里深深地叹了口气。
刚出校门他就从上衣口袋里拿出耳机戴上,一路上抿着嘴快步前进。
车学沇走在坑坑洼洼的石子路上,颈边呼啸而过的风,让他不禁瑟缩了下。
“滴”
尽管戴着耳机都能听到液体滴下的声音,车学沇身体一僵,原本好看的脸蛋都皱在一起,借着手机的灯光往旁看去,一张血肉模糊的巨脸盯着他, 两只没有瞳孔的眼睛里空荡荡地毫无生气。
大脑“嗡”的一声,什么都来不及想,尖叫着跌坐在地上,双手颤颤抖抖地从腰后拿出小刀对着那怪物。车学沇出了一身冷汗不停的在心里劝自己冷静下来,平复了呼吸后,鼓起勇气直视面前的家伙,一人一怪就这样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这样耗下去也不是办法,车学沇咬牙慢腾腾地站起身,心一横,闭上眼就转身往废弃的大楼里跑,也不顾身后的怪物会不会追来。

不知名的枝叶掉落在车学沇的背上,手扶着墙弯下腰大口地喘着气,也不敢回头看了,只能蹒跚着脚步朝更深的地方走去。身旁静的只能听见自己踩在衰败的枯叶上的声音,现在只能找个还算干净的地方凑活待一晚了,伸手把地上的叶子掸开,手背无意间碰到一只冰凉的手。

QWQ
车学沇大叫一声,反射般地把手抽了回来,在这种黑暗的环境下摸到令自己头疼的东西很是让人讨厌。
深叹了一口气自认倒霉的朝手主人的地方挪去“嘿…你还好吗?”手机早就在逃跑的路上不知道被丢在哪了,现在只能在这黑乎乎的环境下去接触这个人。车学沇感觉自己现在冷静的可怕,或许是因为这家伙?心中的疑问让他对这人的身份感到好奇。没有得到回复车学沇只能静静地待在一旁,也不知僵持了多久,情绪过度波动后的宁静让车学沇整个人都变得疲劳,困意渐渐袭来。车学沇坐到那人的身旁闭目浅眠。
就算濒临大中午这里还是依然的黑灯瞎火,从外面看这里只是个大楼旁的小树林但未想到里面如此的深茂。车学沇揉揉自己发酸的肩膀,兴庆自己昨天没被那怪物叼了吃。还没说出几句侥幸的话就突然被一股怪力压倒在地上,车学沇的心跳宛如煮沸的开水,双手被压制在头顶,四周过于昏暗只能勉勉强强看清是个结实的男人。
“我我我没有恶意的!只是外面有个怪物才来这里的!”车学沇赶紧解释。
那人像是没听到车学沇的话似的纹丝不动,。
“那个…能不能放开我…?”车学沇小心翼翼的向身上的人发问。
那人松开桎梏住他的手,转身离开。车学沇楞了几秒后立马追上他。
“你知道怎么出去吗?这里实在太黑了…啊!”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下,车学沇惊呼一声,想稳住身体却无奈自己做不到,只能下意识地伸出手拽住前面的人,他把自己整个人的重量都靠在那人身上,对方也不恼抬手搂住他的腰,两人此时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近距离才感觉到那人貌似比自己高个头,但是他们现在的姿势太暧昧了,车学沇尝试挣扎了几下都无效。正当他想出声时那人正好也松开了他,只是握住了车学沇的手后再继续行走。
淡金色的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照射下来的光柱里有许多跳跃的小尘埃。但车学沇无心观赏,因为之前的环境太过黑暗以至于自己没发现身旁人的异常。
得体的黑色风衣,修长的身材,可那人居然居然居然是个无头男!
QWQ
车学沇咬咬牙努力克服住了恐惧。经历过了之前的怪物,还和这家伙度过一夜,自己现在应该是安全的。车学沇故作镇定的和那人肩并肩的走出树林,刚到阳光下撒腿就想往家里跑,还没跑个几步被人拎住了后领。
“啊?!喂!你放手!”车学沇不知自己哪来的勇气敢和他凶。
那人指了指自己再指了指车学沇。“要我带你一起回家?!”车学沇惊讶地张大嘴巴,反应过来赶紧摇摇头想到了什么后又点点头。“行…”车学沇担心自己拒绝了他后,那人会一生气直接把自己给料理了只能硬着头皮答应。
为了不让行人看见他,车学沇特地抄近道才安全到家。
一到家车学沇就扑在沙发上,抱着软枕举到脸旁边蹭蹭嘴里嚷嚷着“再也不出门”。
“傻到极点了。”
“你才傻!”
车学沇睁开眼想想不对啊,哪来的人声,赶紧坐起身朝和自己一起回家的家伙看去。颈上原本空空荡荡的地方,冒出了些许黑雾。黑雾渐渐消散,脸的轮廓逐渐清晰可见。

“不怕我了?”想起之前还在对自己望而生畏的人儿现在已经可以盯着自己的脸发呆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脸上都红彤彤的了,这么蠢的吗他。
“谁怕你啦!我那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才委屈自己假装怕你的!”回过神来的车学沇听到他的话反驳道。
“是是是。告诉我你的名字。”
“车学沇。话说你不是可以变成正常人的嘛,为什么非要搞成那样?还有啊…”
“大叔你能别吵了吗?”
“什么大叔呀!你小子要叫我学沇哥!你…”
“大叔你好,我叫韩相爀。”
韩相爀笑着看着车学沇炸毛的样子,慢慢走近坐在沙发上的人。他弯下腰与车学沇对视,墨玉色的双眼像是黑洞一般,车学沇无法拒绝他,放下怀中的枕头抬手挽住他的颈脖。
“嗯?看来大叔对我有点非分之想呢。”听见对方在自己耳边的轻笑声,车学沇怔了一下,马上弹坐起来远离韩相爀。
“你要是再对我用妖术我就把你赶出去!”
韩相爀不以为然的耸了耸肩。
QWQ
丢下韩相爀跑到卧室里打开电脑。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关于那家伙的消息,算了还是找找吧,那家伙没有头,无头男是吧…
在搜索栏里打上词,关于“无头男”的消息出来一大堆。找了几分钟也没找到什么有营养的消息。意料中的失败啊…我就知道没那么简单。
车学沇端着喝完咖啡的马克杯路过客厅,看到韩相爀闭眼坐在自家沙发上。
手搭在门把手上,想着韩相爀那冰冷的皮肤心有不忍转身走到他的面前“小子,去房里睡吧。”手轻拍着他的肩,把刚倒满热水的马克杯塞入他的手中。
韩相爀一睁眼就是车学沇眉目清秀的脸,他头发还未干刚洗完澡身上的薄荷香以及手上的温度都让韩相爀的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跟着车学沇来到他的卧室,下意识地朝四周打量了一番.

车学沇做了个梦。梦里的情景无比真实,令他头皮发麻,一身冷汗。

他梦见自己在一个像是热带丛林的地方。周围都是树,但安静的可怕,压抑的情绪无意间在心头蔓延开来。

耳边猛地划过嗡鸣声,由远到近,又飘散殆尽。车学沇下意识回头想要找到那个像蚊虫一样让人无比心慌的声音来源。什么都没有找到…但是却看到了。看到了一群西装革履的翩翩君子,没有头。领口冒着些黑色的不明液体,步履阑珊的朝自己走来。控制不了身体,也发不出声音,只能看着它慢慢的靠近…靠近…最后穿了过去,洁白的衬衫上落下了斑驳的黑点。一瞬间,窒息感铺天盖地的笼罩着他。

——睁开双眼,回忆着那些呼之而出的画面,感受着后背传来的阵阵凉意和心跳。
———————————————————————————
TBC
联文的伙计 @是个人 ,真的超想让ALLN火起来.担心大家没粮吃特地把这篇搬出来…(羞)

懂?

“那么ken xi最喜欢的成员是?”
“n哥!n哥也是最喜欢我了吧”
车学沇听着李在焕活力的声音,不禁笑出声,伸出手勾着李在焕的肩膀.
两人的关系一直都是最好的,也是最暧昧的.车学沇认为这样就足以代表自己是对于他来说是最特殊的存在.
你看,
当车学沇因为新剧要住在剧组的时候,第一个打来电话问他有没有好好吃饭的都是李在焕.
当车学沇首次知晓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演艺圈真正的黑暗时崩溃到跑出宿舍的时候,第一个能快速找到他,把他搂入怀中的是李在焕.
直到现在,车学沇回想起来都会面露喜色,在焕的手臂紧紧的搂住自己,在焕用自己的身子挡住别人看向他的视线而自己可以在他的怀里好好的大哭一场.
眼泪浸湿了李在焕的衣衫,车学沇不愿离开他的怀抱死死地抓住他背后的衣料,车学沇真的太需要一个能让他感到踏实的拥抱了.
待车学沇哼哼唧唧的擦干自己脸上的泪痕,李在焕才恢复以往的活宝样勾着车学沇的脖子笑着走回宿舍.
也不是只有李在焕一人能察觉到大哥的不对劲,他们私底下也千言万语的安慰过车学沇可都没有李在焕一个无言的拥抱有效.
车学沇传达爱意的方式就是皮肤接触.
他控制不了自己想要握住李在焕的手.
他靠着门框看着因为明天有音乐剧在收拾衣服的李在焕温声说到:“在焕啊,哥做了一个梦,主角是你.”
“嗯嗯嗯,我也有梦到过哥”
“在梦里,在焕俯身深情的注视着哥,耳边只能听清自己的喘息声和你的细语,因为在焕的动作太用力了,哥疼的皱起了眉头,在焕细心的摘下戴在无名指上的戒指放在床头柜上,我们十指相扣”
李在焕听完车学沇的话并没有感到吃惊,他瞥了一眼还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车学沇.
“哥我先走了”
还是像平常一样的语气,可是关门的声音为什么一直响在自己的耳边.
一觉醒来,打开手机发现了在焕给自己的留言.每条都听的一字不漏,你看果然我是最特殊的存在他只告诉我.
“来做吧,在焕”
“抱歉啊哥,我对这方面的事不感兴趣,也不是讨厌啦,就是性冷淡”
车学沇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他,只能点着头笑着用手戳他的脸.
一切都乱了啊…明明我是特殊的存在…
结束完要录制的节目,车学沇低头看着李在焕垂在身旁的右手,只要能握住他的手,我的感情一定能很好的传达给在焕的吧车学沇心想.
跨步上前,手离他只有几厘米的距离可迟迟没有接触,车学沇依然低头看着李在焕的手,过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双眼.
“我好喜欢你…”
李在焕一直都很了解车学沇,要不他怎么会在车学沇最需要他的时候出现.所以他伸手反握住车学沇的手.
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李在焕还是平常的李在焕.
人都很脆弱的啊,特别是那些善于安慰别人的人.他们嘴里说着连自己都觉得刺耳的善话安慰着那些需要他的人,自己痛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出这些话来麻痹自己呢.
“抱歉学沇哥,你能今天别来找我吗”
已经快凌晨了,李在焕还没回宿舍.车学沇拿着手机冲出门,脚下的速度不减手一直重复拨着李在焕的号码.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这里是我常带在焕来的公园,可是他不在这里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这里是我常常和在焕一起放松的地方,可是他不在这里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这里是我推荐最好的解压咖啡厅,可是他不在这里
还有一处地方没去过,在焕肯定在那里等着我.
车学沇没有忘记李在焕刚才给他发的短信,他深信每个人在很虚弱的时候都需要人来陪伴,而那个能陪伴李在焕的人就是他.
抱歉…学沇哥,我希望你能懂.李在焕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把一直在振动的手机放在口袋里走回宿舍.
『来电显示
     学沇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