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莫

all壳
alln
我这人满脑子都是肉文和上分
求求你们给我这个小作者一点爱心和大拇指吧

懂?

“那么ken xi最喜欢的成员是?”
“n哥!n哥也是最喜欢我了吧”
车学沇听着李在焕活力的声音,不禁笑出声,伸出手勾着李在焕的肩膀.
两人的关系一直都是最好的,也是最暧昧的.车学沇认为这样就足以代表自己是对于他来说是最特殊的存在.
你看,
当车学沇因为新剧要住在剧组的时候,第一个打来电话问他有没有好好吃饭的都是李在焕.
当车学沇首次知晓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演艺圈真正的黑暗时崩溃到跑出宿舍的时候,第一个能快速找到他,把他搂入怀中的是李在焕.
直到现在,车学沇回想起来都会面露喜色,在焕的手臂紧紧的搂住自己,在焕用自己的身子挡住别人看向他的视线而自己可以在他的怀里好好的大哭一场.
眼泪浸湿了李在焕的衣衫,车学沇不愿离开他的怀抱死死地抓住他背后的衣料,车学沇真的太需要一个能让他感到踏实的拥抱了.
待车学沇哼哼唧唧的擦干自己脸上的泪痕,李在焕才恢复以往的活宝样勾着车学沇的脖子笑着走回宿舍.
也不是只有李在焕一人能察觉到大哥的不对劲,他们私底下也千言万语的安慰过车学沇可都没有李在焕一个无言的拥抱有效.
车学沇传达爱意的方式就是皮肤接触.
他控制不了自己想要握住李在焕的手.
他靠着门框看着因为明天有音乐剧在收拾衣服的李在焕温声说到:“在焕啊,哥做了一个梦,主角是你.”
“嗯嗯嗯,我也有梦到过哥”
“在梦里,在焕俯身深情的注视着哥,耳边只能听清自己的喘息声和你的细语,因为在焕的动作太用力了,哥疼的皱起了眉头,在焕细心的摘下戴在无名指上的戒指放在床头柜上,我们十指相扣”
李在焕听完车学沇的话并没有感到吃惊,他瞥了一眼还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车学沇.
“哥我先走了”
还是像平常一样的语气,可是关门的声音为什么一直响在自己的耳边.
一觉醒来,打开手机发现了在焕给自己的留言.每条都听的一字不漏,你看果然我是最特殊的存在他只告诉我.
“来做吧,在焕”
“抱歉啊哥,我对这方面的事不感兴趣,也不是讨厌啦,就是性冷淡”
车学沇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他,只能点着头笑着用手戳他的脸.
一切都乱了啊…明明我是特殊的存在…
结束完要录制的节目,车学沇低头看着李在焕垂在身旁的右手,只要能握住他的手,我的感情一定能很好的传达给在焕的吧车学沇心想.
跨步上前,手离他只有几厘米的距离可迟迟没有接触,车学沇依然低头看着李在焕的手,过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双眼.
“我好喜欢你…”
李在焕一直都很了解车学沇,要不他怎么会在车学沇最需要他的时候出现.所以他伸手反握住车学沇的手.
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李在焕还是平常的李在焕.
人都很脆弱的啊,特别是那些善于安慰别人的人.他们嘴里说着连自己都觉得刺耳的善话安慰着那些需要他的人,自己痛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出这些话来麻痹自己呢.
“抱歉学沇哥,你能今天别来找我吗”
已经快凌晨了,李在焕还没回宿舍.车学沇拿着手机冲出门,脚下的速度不减手一直重复拨着李在焕的号码.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这里是我常带在焕来的公园,可是他不在这里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这里是我常常和在焕一起放松的地方,可是他不在这里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这里是我推荐最好的解压咖啡厅,可是他不在这里
还有一处地方没去过,在焕肯定在那里等着我.
车学沇没有忘记李在焕刚才给他发的短信,他深信每个人在很虚弱的时候都需要人来陪伴,而那个能陪伴李在焕的人就是他.
抱歉…学沇哥,我希望你能懂.李在焕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把一直在振动的手机放在口袋里走回宿舍.
『来电显示
     学沇哥』